今年的夏至节气与父亲节杠上了,不过我并没有在家待着而是去了镇隆帮忙摘荔枝,老婆小孩前一天就坐滴滴回了镇隆;

早上七点半醒来简单洗漱在楼下闹市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当早餐,买了点水果便往丈母娘家去,前一天媳妇通知我要早点出门不然经过国道的荔枝交易市场会很堵车,即是夏至又是父亲节许多吃货都会慕名赶来镇隆荔枝市场购买荔枝,不管线上线下都异常火爆;

岳父前几年摘荔枝时摔到腰,岳母也是腰杆不好,摘荔枝卖的任务都落到了其儿子身上(即孩子大舅),到果实成熟季每天凌晨三点就要起来带着矿灯爬树摘荔枝拖出去卖,白天又得上班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趁着周末大家一起过去帮忙摘荔枝能摘多少是多少,更重要的是兑现上一篇送荔枝福利的名单,发货;

今年本是荔枝大年却被五月份一次强降水打落了不少果子,头两个月还担心会因为今年疫情的关系导致荔枝滞销,好在政府大力的推广加上电商卖货荔枝销路也得到了保障,而且今年荔枝价格也一直保持在中上的价格(桂味9元/斤,糯米糍15块/斤),种植户们也不在像往年一样得多得少都发愁,荔枝结得多时越卖越便宜搞得一身累,结得少价格贵又没荔枝卖;

差不多九点到镇隆放下水果便往果园里去,摘荔枝挑选整理入筐,两个箩筐装满将近一百五十斤挑起扁担扛出果园在用摩托载到交易市场出售,有时在赶往市场的路上就会有人拦截购买;今年卖相好的荔枝真不愁卖还有荔枝之乡镇隆这活招牌,当然也少不了种植户们的精心栽培;

早上到中午四五个人摘了将近三百斤拖出去一下就卖完了回来,中午简单吃过午饭稍作歇息又继续往果园里钻,园里的蚊子疯狂得像只饿狼,她大舅穿着长衣长裤就怕蚊子咬,像我们这外行人哪知道江湖险恶穿着短袖短裤的来摘荔枝?嘿嘿...同行的三姐夫被叮得不轻,时而拍拍裤脚时而擦拭汗水,但蚊子却不怎么叮我,丝毫没影响到我摘荔枝的速度,边摘一些熟透的荔枝就边掉,糯米糍颗粒饱满一掉地上就裂开不像桂味一身刺掉在地上也不破,光在树下捡荔枝都能吃到吐…(结果当天晚上因吃太多荔枝半夜咳嗽了,第二天冲了几包小柴胡才缓解回来);

摘到下午抽空去发货,大部分选择了较为优惠的德邦快递而偏远地区其不能保证时效就没下单,后来晚上回家时才去顺丰邮寄,但也是无法保证48小时内到达,那也得发;第二天发现漏了张波兄弟的单,只能到端午节那天让他大舅补发了,真是不好意思哈…

耽误了一个小时回去,又接到两百多斤订单不用送出去只管摘,是买来送礼的,大伙几个虽然累但也卯足劲分工合作,摘到傍晚终于如数交货,我们都已精疲力尽但丈母娘和他大舅却又拿起篮子说去摘些给我们带回家,我们都说不要不要还是阻止不了他们,最后每人整了一大袋满满当当的荔枝;

他大舅在吃晚饭时感叹:接下来几天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经过我们一天得战斗红彤彤的荔枝已摘得七七八八剩下一些还略带点青过几天在摘更为合适;

吃过晚饭与大家道别披着感觉已不属于自己的身躯往家回,结束了忙碌而又充实的一天。


压弯了枝头.jpg

糯米糍.jpg

一串串桂味.jpg

看着很诱人吧.jpg

新鲜可口.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