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文中提到的事,历经十个月两次开庭在这个月六号法院传来了最终结果,二审法官根据一审证据事实认定做出最终判决:驳回对方上诉维持原判,将土地判回给我们家,不过前提是将之前我父亲收了对方的五十八万和这两年的利息(按2018年银行贷款的利息)返还给对方,总计在七十万左右,对方在将土地返还给我们家…
  土地是要回来了,但这将近七十万的钱从哪找?一审律师费三万庭审费用四千八二审律师费一万五,一场官司下来就花去五万,这样的局面也是预料之中输赢都难…现在一家人背上几十万的债务,只因为一个“赌”字…父亲经过这件事之后能改就好,如果在来多一单那这个家基本是完了…
  四处筹钱,亲朋好友一听到是因为赌引起的事都退避三舍,之前的信用被透支亲朋好友听到是某某人借钱都避而远之…
  都说患难见真情,朋友也是一样有吃有喝一说就到,有困难时各种理由推脱,真正的朋友不需经常联系有难说一声就立刻有回应那是真朋友真兄弟,十几年的交情从未有求于他,要不是因为这破事我是难以启齿,毕竟人家也有家室也有难处,数额太大帮不了也合情合理,但是听到我说这事后义不容辞给我出谋划策还愿意替我做担保…对他的感激之情非三言两语能概括,总之有这么一位朋友是我的荣幸…
  目前首要的任务是将这块2500平方空地租出去,每月获得固定租金才有可能拿得出那份钱,
  村里的集体用地,八十年代按人口分配到我们家属于家庭承包地前两年也经过土地确权给我们发了证书,不能搭铁皮棚适合做什么?停车场?堆沙场?花木园林?位置就处于双向八车道的路旁,进机场必经之路距离惠州飞机场不到两公里的路程..
  基本情况:此前是鱼塘,被对方填平后于2019年2月他找来承租方做堆沙场,经营了几个月于今年11月撤走,此地目前已经空置…

  发个小广告有老板过来投资么咯?

TIANDI.jpg

TUDI.jpg

cq.jpg